央行三连招防风险去杠杆

时间:2019-12-04 来源:www.benshanmedia.net

中期贷款、长期贷款和反向回购利率调整33,354

央行在春节前后采取了三项连续措施来防范风险和去杠杆化

央行调整了中期贷款、长期贷款(SLF)、反向回购等各种政策操作利率,引起了市场关注。 业内专家认为,在不断调整短期和长期利率后,央行市场融资利率全面上调,显示出更加注重适度紧缩和保持中性的政策意图,这有利于调整货币门、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利率走廊整体上移

与存款和贷款利率、反向回购、SLF和多边基金运营利率相比,公众并不知晓。 事实上,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这些利率逐渐成为重要的政策操作利率,主要针对货币和债券等金融市场领域,是央行监管的重要工具。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蒋超认为,通常的加息和降息都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变化有关。 然而,实际上还有另一套官方利率,主要是回购的投标利率。 存贷款利率的区别在于,前者主要影响货币和债券市场,而后者主要影响贷款市场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中国正在从旧的基准利率体系向新的基准利率体系过渡。旧基准利率的影响日益下降,公开市场操作和多边基金等流动性工具的影响日益增加。

春节前,央行上调了多边基金利率,以提高中长期利率。假期结束后,逆回购和SLF利率将上调,这相当于央行全面上调市场融资利率曲线,提高短期利率。

值得注意的是,在短期和长期利率的整体上升过程中,短期政策利率中期限最短的隔夜品种,即隔夜反向回购利率和SLF,出现了“不对称”调整,隔夜反向回购利率上升了10个基点,而隔夜SLF利率上升了35个基点,导致利率波动幅度较大

天丰证券高级宏观分析师宋薛涛认为,本轮政策加息后,隔夜“实际利率走廊”扩大了25个基点,表明央行对市场利率波动的容忍度正在加大,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可能会加大。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章小蕙近日写道,自2016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了央行的利率控制和传导机制。一方面,继续实行7天回购利率,发布政策信号,探索利率走廊建设机制,发挥SLF作为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要注意保持一定范围内的利率弹性,配合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变化,发挥价格调节和引导作用。 为了提?呃实拇夹Ч谕ü啾呋鸬恼;峁┝鞫缘耐保ψ⒁馄渥魑衅谡呃实淖饔谩? 最新的实证检验表明,央行的7天回购利率和多边基金利率这两个主要的操作利率品种,对国债利率和贷款利率具有整体向上的传导效应

强调风险防范

在政策利率全面上调后,金融市场的融资成本将不可避免地上升。为什么央行在这个时候不断发布政策信号?

中信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朱房建认为,政策加息旨在抑制资产泡沫和“去杠杆化” 刘东亮表示,这进一步表明了央行从去年开始实施的去杠杆化金融杠杆和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强有力政策。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整趋于中性和紧缩。

有人认为,调整考虑到了经济稳定和通胀中心反弹等因素,政策利率将继续上升。 客观地说,经济信号的升温确实为调整提供了一个时间窗口,但市场参与者认为,从近期政策工具和监管措施的调整来看,不难发现,由于货币政策的重点已经转移到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上,调整货币闸门和实施宏观审慎监管是此次调整的主要意图。

自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连续降息带来的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发生了变化,当前货币政策运行方向稳定且略有收紧。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央行在货币市场的一系列操作,这一点变得越来越明显。

蒋超相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定下基调,遏制房地产泡沫,防范金融风险,推进改革将是今年的首要目标 央行也在逐步实施去杠杆化和金融风险防控政策。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资本市场利率大幅上升,并不断接近SLF利率上限。 政策加息是央行在短期经济稳定和通胀复苏背景下采取的另一项去杠杆化措施,类似于2013年的非标准扩张。

很难维持增长。

利率走廊整体上移后,下一步反向回购、SLF等政策利率是否会继续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是否会调整,将引起更多关注。

蒋超表示,逆回购、SLF和传销利率的上调最终将传导至贷款利率,加剧了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收紧,这仍将给经济带来下行压力。 目前,房地产和汽车需求下降,工业品库存开始上升,利率上升或经济下滑加速也意味着政策利率的上升是不可持续的。

朱房建说,我们认为央行将在加息到一定水平后停止加息。 2017年的消费物价指数通胀预计不会很高,因为工业产品价格目前已经相对较高。随着基数的增加,生产者价格指数将在2017年下半年继续下降。食品价格空的上升趋势也很有限,抑制通货膨胀的压力很小。与此同时,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可低估。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持续强劲的“加息”。

虽然货币政策更加强调中性,但业内专家认为,目前还不可能认为货币政策已经完全转变,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朱房建说,他只是认为货币政策的“全面转变”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之间存在冲突。 如果全面收紧货币政策,一方面财政政策难以实现目标,因为流动性收紧不支持准财政的发展。另一方面,货币政策的收紧将强化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 2016年6.7%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年基础设施增长15.7%。如果货币政策进入加息周期,投资和消费将受到抑制,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基础设施投资的快速增长。

CICC首席经济学家洪亮认为,货币政策的重点已经转向抑制泡沫和风险防范,预计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今年将得到更严格的实施。 总体而言,尽管央行的相关措施正在引导金融市场利率上升,但中国经济增长仍面临一些不确定性。我们相信存贷款利率在不久的将来不会调整 (记者张晨)

-